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营养

来自:合肥宠物网  |  2021年01月16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时间也成为了被自由支配的东西。莲伊的青春被无辜透支一小时,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在她看来,十七岁和十八岁必然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有如一道分水岭,前面是鲜活蹦跳的少年时光,而后面则是死气沉沉昏暗异常的岁月。

莲伊的护士服比背带裙明显短了半截,粉色的荷叶边在白色的映衬下越发娇嫩动人。门口巧遇正要外出的刘护士长,她冷冷地扫视了惊惶失措的莲伊一眼,眉头皱了又皱,“莲伊,你就不能早点到吗?还有,你的裙子,一定要穿得这样张扬吗?”

今天,所有的护士都早到了一小时,大家打着哈欠,互道早安,然后开始喋喋不休地抱怨交通是如何的拥挤以及食堂的早餐是如何难以下咽。

莲伊出现在办公室时,白色墙壁上的石英钟指针刚好在八点处决定休息了。夜班护士没按护士长要求将时针往右拨一个小时。连续工作了近一年的五号电池也配合默契地寿终正寝了。而这些,都不足以影响所有人对现实的正确判断。除了最年轻的护士莲伊。

在这个小小的科室里,论年龄,莲伊是护士长的二分之一,科主任的三分之一。至于资历,莲伊基本上还是零。

打莲伊进门起,鲁红就一直冲着她诡异地笑。鲁红是个二十岁的老护士,圆脸窄额头,貌不惊然而虽然躲过了一时的风雨人,不过据说已经熟练掌握了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技巧。

莲伊极不情愿地将粉色荷叶边卷了上来,塞入腰间固定。

“十一病室的十二床跳楼了,你知道不?”鲁红用手肘轻轻撞击莲伊的腰部,粉色荷叶边心领神会地滑落下来,在白色护士服下招摇。

“怎么回事?”一旁处理医嘱的张巧云接过话头,“是不是不治之症啊,要不干嘛寻短见呢?”

鲁红不太肯定地摇摇头,“这个,难说。据说是夫妻不和。不过,夫妻不和也是常有的事,不至于弄到寻思觅活的地步吧。男人嘛,啧啧啧……”后面的几个感叹词足见其思想之深邃。

张巧云扭头,看见莲伊卷荷叶边一丝不苟的神态,于心不忍,嚷道:“莲伊,卷什么卷,脱了不就行了!”<2014年/p>

莲伊脸红了。她还没尝试过三点式上套护士服的滋味。不过,她还不打算尝试。

“那人从十一楼上跳下来,没人发现。原定于今天出院的,昨晚和老公吵了一架,就跳楼了。”鲁红是科室出名的“联播”,在上有着一种坚韧不拔不刨根问底死不罢休的精神,“只是可怜了何琳,值第一个夜班就死了病人。要换了我,一定得吓出心理阴影来。”

莲伊心“咯噔”了一下,手无力地垂了下来。何琳是与她一起分来的新护士,挺文静秀气的女孩子,因为寝室挨着寝室,彼此也算是熟识。

“死在外面也就罢了,干嘛死在医院?岂不是害了无辜的人,倒便宜了那负心汉?还让他平白得来个机会大敲一笔。这陈世美还真是做出水平来了。”张巧云忿忿不平。

荷叶边终于藏好了,白护士服恢复了清汤挂面的平静。莲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两只手却突然变得笨拙起来,竟不知如何处置它们了。

当左手再次从口袋里探出来时,掌心里赫然多了一张小纸条。“天使,周日晚上八点,半岛咖啡厅见!记得不见不散哦!”莲伊记起三天前是谁交给自己的纸条。不过,她忘记问清楚周日“晚上八点”指的究竟是不是夏令时晚上八点了?

共 121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莲伊从上班便额外多奉献了一小时,这似乎在别人已经见惯不怪了,听着种种不同的小道消息,还有护士长的挑剔,时间也成了一种可以随意支配的东西,人为的夏令时有些令人啼笑皆非,读者去品味莲伊该如何考虑?推荐欣赏[枫魂帝星]

1楼文友: 09:2 : 4 其实,这会是一种普遍现尽管经济增速可能放缓 。象吧,只是,一般医院不应该出现吧?而相对于日益增多的病患,医生护士们,真心很累吧,还得应付种种意外,这多出来的一小时奉献,或者也是一种无奈之举^_^

问好晓梦,学习

2楼文友: 10:02:11 愤懑的心情从内心而发,听着看着,却无可奈何。谢谢赐稿菊韵,秋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楼文友: 10:07: 5 粉色的荷叶边,被链伊从头卷到尾,她到底是在卷藏荷叶边,还是在卷藏其他什么?

4楼文友: 17:59:28 这个夏令时写的好,把一个时间差别间发生的故事写的活灵活现,赞一个!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由于紧张

沧州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济南男科治疗费用
南京做胆囊结石哪家好
友情链接